思君不可追 陈情不可寻【丹特丽安】

义城有三盲:真盲,假盲,心盲,现在心早已不盲,你,却不在了…

关于【魔道改,逢春】的更文

最近正在为大考而努力复习,可能近些日子都更不了了,不过,会抽出一些时间更的,还请大家多多关照

血夜 楔子

血猎机×第一始祖羡

一直重复的噩梦

“蓝二哥哥,为什么要杀我?”“…因为,你是血族。”

在耳边环绕的话语

“你要想起来,你是谁,你的身份…”

和平的生活,在那一刻崩坏

“我来接你了。始祖”

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

“你是谁?”“我是你 ,你是我,我们本是一体。”

“所以,想起来吧…”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…想起来了

【魔道】逢春 第三章

最近学习太忙,然后为了画个第五全员向,木有更文,抱歉。。。。

待到学堂,蓝启仁面色铁青,看着他们,待看到魏无羡脖子上的东西时,脸色骤变,转向蓝忘机怒喝:
“忘机!!你怎么可以!!!”
蓝忘机看着蓝启仁,认真道:
“叔父,我意已决。 ”
“你!”蓝启仁看着他,叹了口气,道:
“罢了,你们,罚一百尺,抄十遍家规。”
“叔父,魏婴他…”
蓝忘机刚想告诉蓝启仁魏婴的伤势,但,被魏无羡拦住了。
“不用担心,我没事,区区一百尺,还不算什么。”
“…你,怎么…”
怎么那么不关心你自己。

一人拿着戒尺,而另一位,则拿着戒鞭走了过来。
“叔父只说了戒尺,而不是戒鞭。”
蓝忘机冷道。
但,那个人并没有理会他,直接一挥鞭子,打在魏无羡身上。
“你,够了吗,玩够了吗,孤风影,你害得我落下神坛,在我转世,还我父母,害我姐姐,也害了我师尊,你让他碎了魂!你也一直在害他的转世,你玩够了吗?”
魏无羡冷笑道。
“魏婴…”
蓝忘机轻叫了一声他的名字,把他从怨恨的深渊里脱了出来。
这时,蓝忘机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他,因为,一颗颗泪珠从魏无羡脸上落下——魏无羡他哭了!
魏无羡用沙哑的声音轻声说道:
“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”
“你错在,不该抢了我的位置。”他在他耳边轻声道:
“我也是天地灵力孕育而成,凭什么只比你晚了一天,就如此天差地别,我恨你霍邪!”
打完一百鞭,孤风影道:
“下次见面,我不会手下留情了,我敬爱的…兄长。”
说罢,便消失不见。
魏无羡擦了擦脸,起身,看着蓝忘机神色漠然道:
“你的伤…”
“没事,他下手很轻,,估摸只有红痕,唔!”
突然魏无羡捂住头,发出一生闷哼,看着蓝忘机的那个金瞳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为血红,瞳仁分成了两个。
“魏婴!”蓝忘机大惊。
魏无羡把他扑倒,一口咬住了他的脖子,犬齿刺入皮肉,开始吸吸吮里面的血液,蓝忘机任由他咬,保住他,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,视为安抚。
魏无羡神智渐渐回笼,松开了牙关,发现自己趴在蓝忘机身上,蓝忘机脸色苍白,脖子还在止不住的流血。
“蓝湛!”魏无羡赶忙爬起,抱起蓝忘机 ,给他伤口止住了血,往静室奔去。

关于更文

最近会更一篇原创文【注:不是同人文】
还请大家多多关照

【魔道祖师】改 第二章

蓝忘机一首环上他的背,微微俯身,另一手去抄他的膝弯,把血肉模糊的魏无羡抱了起来,此时伤口还在流血,不一会就把蓝忘机的衣服染红一片,但他毫不在意,转过身来,向云深不知处的方向走去。
“你带他去哪?”江澄问道。
“他,方才说,让我带他回家。”
“…我”
“江宗主,要一起去吗。”
“…谁说我要去了!”
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还是跟了上来。
云深不知处    静室
魏无羡身上的伤口被包扎好,顺便换了身干净的衣物。蓝忘机把他轻轻放在床上,便出去了,只剩下江澄和金凌。
“舅舅,你为什么不杀了魏无羡,他害得舅舅一个人孤零零的在江家,他该死。”
“你怎么说话的,他是你大舅!在这么说就打断你的腿!”
“…哈?”金凌愣住了。
“怎么,想被打断腿。”
“不不不”
这时,蓝忘机拿着一条白布推开了静室的门,走到魏无羡面前把他的眼眶蒙上,又用湿布擦去他脸上的血迹。
“含光君,为何刚才那个活尸,和您长得一模一样啊?”
“我…不知。”蓝忘机垂下了眼帘。
“你,想知道,为何你们长得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吗?”
这时,易雪走过来道。【注:易雪就是魏无羡姐姐】
“想。”
“我就知道,和以前一样啊你。”
“什么?”
“不,没事,你和我走,我告诉你一切,我不说的话,他恐怕永远都不会告诉你。”
“请务必告诉我。”
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
她把蓝忘机带到另一个房间,锁上门,又设了结界。
“你应该知道共情吧。”
“嗯。”
“那,请看吧,吾弟,易相思的一生。”

几百年前
“姐姐。”
一位约莫七八岁的的白色长发,发尾是淡紫色,紫金异兽瞳,尖耳的少年跑到棕发金瞳的女子身边,拽住她的衣角,道:
“姐姐,我修为到金丹期了,可魔阶连金丹期还没到,为什么?”
“可能你适合做正派吧。”
“不要。”
“我,是想和人类做朋友,但,我也要保护你们,因为你们是我的亲人啊。”
“嗯,我等着,等到你长大,就有你来保护姐姐。”
少女摸着易相思【注:在回忆里,魏无羡叫易相思,白苍雪】的头说。
“嗯!”
“他,是魏婴?”
“对,是七岁的他 这是他还很可爱呢,如果没遇到那些人的话,他还会保持这样吧。”
“那些人”
“自己看。”
“对了姐姐,阿洋呢?”【注:阿洋为薛洋,魏无羡弟弟,魔道三兄妹,嗯,可以的(滑稽笑)】
“啊…洋”
易雪的脸色变得非常苍白。
“他怎么了?”
“他,他被舅舅他们…丢弃了。”
“为什么,就因为他是,他是一个失败品吗!”
“…”
“我去找父亲。”

“怎么了,相思”
“舅舅把阿洋丢弃了,这应该是重罪吧,请让我处刑他们,毕竟,薛洋是我弟弟。”
“你 想好了吗?”
“嗯,我意已决,还请父亲成全。”
“我知道了。”
易颜卿变出一把全身漆黑的剑,递给了易相思。
“此剑名为‘苍’,以后就是你的佩剑了。”
“谢,父亲。”

“啊啊啊啊啊啊!!!”
一声尖叫划破天际,只见一名男子倒在地上,他的双手双脚全都不见——他,呗易相思削成了人棍。
“魏婴,停下!”
蓝忘机皱着眉喊道,但,无济于事。
“你们,如果知道了这个结果,还会执意丢弃他吗?”
易相思冷笑道。
就在这时,他从顶端掉落深渊,变为了修罗。
“…处刑完毕。”
“是吗,那就把你的肉,一片片削下来吧。”

血之契 第一章

血族杰×略有攻气的龙君佣

“初次见面,我叫杰克,您是新来的吗?叫什么名字?”
一位左手带着装有五个尖锐刀片的手套,右手拿着一个玫瑰,头上顶着一个礼帽,斜带着一个长长的面具,红色兽瞳,尖耳,留着略长的黑发青年道。

“奈布·萨贝达。”
白色长发金紫异兽瞳的少年接过玫瑰道。
“萨贝达先生,您的寝室在这里,请随我来。”
说罢,杰克走到奈布身边,带他到处逛逛。

“嗯,这些地方,是生存游戏的地方,庄园主说,只要到了一百级,你们就可以出去,每局胜利给一百积分,可以买衣服什么的,输了只给一半。哦,对了,这是餐厅,这边是酒吧,这些都是庄园主提供,你还有些同伴,回来就可以见到了。”
“这里就是你住的地方了,我住你旁边,以后请多多指教了。”

“嗯。”奈布微微一笑道。
“那,我有事先走了,咱们,下次在游戏开始时,再见吧 ,萨贝达先生。”

游戏?这个庄园主把用命担保的挑战当成游戏是吗?
“对了,游戏是不会让你们死的,但,被我们打两下会眩晕,我们则会把你们送回庄园。”
“知道了,那个,杰克先生,请叫我奈布吧,萨贝达听着有些生疏。”
杰克听到这句,微微一愣,随后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,在玫瑰田里摘了一朵血红的玫瑰,行了个绅士礼,把玫瑰递给奈布道:
“那,下次再见了,小奈布~”

待杰克走远后,奈布轻轻推开门,进了屋,把门关上,在柜子里找到一个花瓶,灌满水,把玫瑰插了进去,然后把外套脱下,躺在了床上,渐渐沉浸在梦境中。

杰克摘下了戴在手上的爪钩手套和斜带着的面具,也摘下了礼帽,走出玫瑰庄园,进入了酒店。

“哟,晚上好,瓦尔莱塔小姐。”
杰克向被称为‘瓦尔莱塔’白发红瞳,背后有三对蜘蛛利爪义肢的少女行了一个绅士礼。
“晚好,杰克先生。”
“哟,你来了。”
穿着一件长袖衬衫,右眼有个伤疤,留着半长红发的俊美少年说。
“嗯,裘克先生。”
“那个,我想让你放一个人的水。”
“谁?”
“佣兵,他刚来,还不知道规则,先放了他,下次再动真格。”
“哎,如果,我不答应呢?”
“你觉得呢?”
杰克戴上了爪钩,笑着说。

额。。。。强迫…可还行,好吧,我怂,我认了。

“哦,好吧 ,长什么样子。”
“嗯,穿着一个带着兜帽的披风,白色长发,还有一双金紫异兽瞳…”
“呐呐,是不是长得超好看?”瓦尔莱塔兴奋的说。
“是,皮肤也非常白,如果静立不动的话,就像一尊人偶。而且,他比一般的男子还帅,如果和女子比,只能用‘妖艳’来形容了。”
“嗯!我一定他放水的。”瓦尔莱塔笑着说。
“谢谢。”
“别客气,我只是看在他长得帅才放水的。”

“哦,我知道了,我会的。”

就算我不答应,你也会用武力让我答应吧,我TM为什么这么怂啊啊啊啊!

“那,我先走了,大家,晚安。”
杰克摘下礼帽行了个礼,就走出酒吧,消失在夜色中。

第二天
杰克坐在等待席,看着正在和同伴交谈的奈布,笑了笑,随后戴上了面具,在背后挂好玫瑰手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游戏开始了…

【魔道】逢春

那个明天上学,可能会更得缓慢,但,我还是会坚持日更的

【魔道】逢春 第二章

鬼王羡×有前世记忆机

蓝忘机踹开静室的门,把魏无羡放在榻上,然后解开他的绷带,顿时吸了口凉气。因为,他的左眼是个毫无焦距的如同宝石般的金色兽瞳;他的脖颈上戴着漆黑的咒枷,在这个中间嵌着一颗冰蓝色的水晶,但,这个咒枷已经深深地嵌进了皮肉,就如同和肉长在一起似的。
蓝忘机神情复杂的看着魏无羡,然后伸手把他的衣物褪下更是一惊:魏无羡的背上布满密密麻麻的鞭痕,虽已经结咖,但因为动用灵力,导致刚长好的伤口破裂,已经发炎。
蓝忘机心疼的看着他,快速地找出绷带和伤药,均匀的涂抹在伤口上,生怕弄疼了他,然后取出绷带给他绑好,目光望向他的脖颈的咒枷,尝试把它摘下,他轻轻地向外拉了一下,这时,魏无羡发出一声闷哼,他便不敢再动。
已经嵌进皮肉里了,这是谁,为他戴上的?
他碰了碰那个水晶,水晶从魏无羡脖子上脱落,掉在地上,化为了约莫十五,六岁,长相俊美,身着红衣,手提通体呈冰蓝色,雕着一只用金丝勾勒的龙的弯刀的少年。
“这位姑娘,你是…”蓝忘机问道。
这位少年脸一下子涨得通红,用刀背狠狠打了他的头,怒道:
“谁是姑娘,我是男的!”
蓝忘机愣住了,过了一会,才回道:
“抱歉,那,请问你姓甚名谁?为何会在这个水晶里,水晶为何会嵌在魏婴颈中?”
“我叫尘夜,是主人的神器,主人一直带着的。”
这时,尘夜仔细看着蓝忘机半晌,惊道:
“你,你是…”
他,就是这一世原主人的转世?!
“你叫我报上名来,那你呢,姓甚名谁?”
“在下姓蓝名湛字忘机。”
忘机,忘尘,就差一字,果真是…但,主人应该没有察觉吧。
“你,为何会寄宿在…”
“我,是我手上的弯刀‘冰灵’的刀灵。”
“那,你知,魏婴为何会受这么重的伤?”
“这,你无需知道,这,不是现在的你应该知道的。”
“…”
“好了,”他上了榻,道:“我该变回去了,总有一天,会再见的,再见,蓝忘机。”
说罢,便变回了水晶嵌在了魏无羡颈上。
但,在嵌上的同时,蓝忘机看到了,嵌水晶部分露出的,用针线的缝合痕迹。
蓝忘机想的出神,这时魏无羡皱了皱他秀气的眉,哼哼道:
“…冷。”
冷?分明盖了个厚被了。
蓝忘机看着他,褪下外衣,上了榻,掀开盖在魏无羡身上的被子,躺了进去,抱住了魏无羡,让他靠在他的胸口,然后把被子盖好,闭上眼,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这时,魏无羡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发现自己靠在一个人的胸口,向上看去,看到了蓝忘机放大版的俊美容颜,脸一下子红了,脑袋也清醒了几分。
他他他…抱着我?!
怀中人一僵,蓝忘机便知道人醒了,但没睁眼,反而抱的更紧了,道:
“你身上伤未好,需静养,在睡一会。”
魏无羡听后,红着脸一头扎进蓝忘机怀里,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檀香,睡了过去。

第二天    卯时
蓝忘机睁开双眼,看了看还在熟睡的魏无羡,轻轻的把手臂从他头下抽了出来,下了榻,给他盖好被子,穿上外袍,推开了静室的门,走了出去,不一会,端来一个食盒和一碗漆黑的汤药。放在石桌上,走到榻前,轻轻地把魏无羡抱在怀里,让他倚在自己肩上,拿起药碗,一勺一勺喂给魏无羡,这时,魏无羡醒了过来,虚弱问道:
“蓝湛,我们明明刚认识,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
“不对,”蓝忘机放下药碗,道:
“不是第一次。”
“哦?”魏无羡玩味地笑了笑,道:“那是哪次?是昨日正午你我擦肩而过,还是昨夜我翻墙送你天子笑,还是…”
说到这,魏无羡顿了顿,试探道:
“还是你九岁时,遇到我魂魄那次?”
“…嗯。”
蓝忘机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点了点头。
原来,他还记得。
魏无羡半开玩笑道:
“原来你还记得我啊,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我呢。”
“我不会忘的。”
蓝忘机认真的看着他,一字一顿道:
“我不会忘得。”
魏无羡看着他,笑道:
“嗯,我知道你不会。”
这时,他摸了一下脖颈,发现上面的绷带不见了,顿时本来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更苍白了,他道:
“你…都看到了?”
“嗯,那些…伤和这个是?”
“不要问,你现在不用知道这些,别问了。”
“你不想说,我自不会追问。”
“蓝湛,谢谢你。”
这时,蓝忘机把他头上的卷云纹抹额摘下,缠绕在他脖子上,知道咒枷完全盖上,才给他系上,道:
“绷带没了,用这个代替吧。”
“但,没有这个,你怎么办?”
“无碍。”
这时,魏无羡手轻轻一勾,一团浅蓝色的鬼火浮在他身边,他又变换出一个金丝笼,把鬼火放进去,道:
“这个给你,他名唤‘尘雪’如果想见我,就把他放出去就行。”
“…好。”
“走吧,你叔父一定急了,一会肯定得罚咱们了。”
“嗯。”


【魔道】逢春 第一章

鬼王羡×有前世记忆机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早恋   有些ooc

(和魔道改有些许联系,只是人物上的)
那个,就是他们在小时候就认识了,只不过忘叽见到的是羡羡的灵魂【不是死了】,然后忘叽就喜欢上他了,详细还请看下面

“去姑苏蓝氏求学?”
“是,但,若阿羡不愿去,也可以不去。”
被唤为“阿羡”的银白色长发右眼金色兽瞳但左眼和脖子都绑着绷带的少年笑道:
“江澄去,我也去。”
“好吧,那在云深时切记,不要犯禁。”
“知道了,江叔叔。”
“那,我们走了,江叔叔再见。”
魏无羡和江澄向江枫眠道别后,就踏上了前往云深不知处的路程。
姑苏蓝氏     云深不知处
“三千多条?!”
魏无羡看着石头上刻着的蓝氏家规,脸上划过几道黑线。
明明几百年前还只有几百条 现在变成了三千多条,哎,心疼那些蓝氏弟子。
“好了,别看了,魏无羡,走吧。”
“嗯。”
当他们进到云深不知处内,在魏无羡身边走过一位身负蓝氏校服,长发,有着浅金色瞳,背着琴,头戴卷云纹抹额的约莫十五岁的少年。
魏无羡转过身,惊讶的看着他的背影。
他是,那天的孩子?
这时,那个少年转过头,看了他一眼,转身,继续往前走。
“喂,魏无羡,走了,看什么呢,那么入神。”
“那个,江澄,他是谁。”
“哦,他啊,蓝湛,蓝忘机,是蓝涣,蓝曦臣的亲弟弟,姑苏蓝氏双璧,也是蓝启仁最骄傲的弟子。”
终于又找到你了,那时你没告诉我名字但我现在知道了,这次,我不会放手了。
经过了一天蓝氏家训的熏陶,江澄和魏无羡瘫在了床上。
“哎,好累,头好痛,蓝家人为什么要写这些神经一样的家规啊。”江澄道。
“是啊,我先出去一下。”
魏无羡话落就从榻上起来,走出房间。
“魏兄,这么晚了,你要去哪?蓝家不让卯时后回来的人进去的。”聂怀桑扇着扇子道。
“没事,我去去就回。”
话落,就越过了围墙。
巳时
魏无羡提着两壶酒,轻松越过了围墙,正打算跳下去,一个冷冷的声音道:
“夜归者过卯时,不得入内,你手里拿的是什么?”
这个声音正是蓝忘机,魏无羡看着他,提起一壶酒,笑道:
“天子笑,分你一坛,当做…没看见我行不?”
“云深不知处禁酒,罪加一等。”
“哎,你不如说说,你们家究竟有什么不禁。”
“你!自己去看山前的规训石。”
“三千多条,谁愿意去看啊!好吧,云深不知处内禁酒,那我不进去,站在墙上喝,不算破禁吧。”
说罢,便拿起一壶,打开酒封,开始喝,喝完后,把它扔了下去。
“你,把它给我。”
蓝忘机冲了上去打算把酒从他手中抢过去,魏无羡躲了过去。
“别动手嘛,想要就说嘛。”
这时,蓝忘机手上凝聚着一股蓝色的灵力,朝酒壶打去,碎成碎片,里面的酒也洒在了地上。
“啊,好可惜。”
魏无羡叹息道,打算凝聚灵力与蓝忘机一战,不料,胸口传来一阵剧痛,魏无羡吐了口血,脸上的绷带溢出来鲜血,魏无羡朝后一仰,从墙上摔了下去。
“魏婴!!”
蓝忘机大惊,从墙上翻了过去,却看见魏无羡捂着胸口,痛苦地将身子蜷缩成一团。
“魏婴,你怎么了?魏婴,你看看我,听的见我说话吗?魏婴!”
蓝忘机焦急的晃着魏无羡,他的手摸到魏无羡后背,一片湿润,张开手掌一看,手心里全是鲜血。
他在哪……受了这么重的伤?!
蓝忘机把他抱了起来,跃进围墙里,向静室奔去。
魏无羡的意识已经涣散了,在蓝忘机怀里昏了过去…